预测莱加内斯对皇马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特稿精選>>正文
任少松:梅香
2019-06-10 14:37:59
作者:金寨縣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 任少松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大別山的梅花開了又謝,謝了又開。它自然沒有漫山遍野的映山紅的名氣大,大多數只在大山的一隅或是農家的前檐后舍,在數九寒冬給人以醇厚的適值四九,大別山區不似往年寒風遒勁,梅花在冬日的暖陽里氣清冽幽遠而質晶瑩溫潤。

    似乎一切與梅有關的都是那么美好。元代“不要人夸好顏色,只流清氣滿乾坤”的王冕,北宋“不登權門”的梅堯臣,還有巴金筆下的凄美的梅表姐、孱弱的梅表弟。恰值整理老紅軍梅少卿文物資料,發現實是梅香脈脈,美好無邊。

    老紅軍梅少卿我自無緣結識,只是去年銜命恬臉編寫書稿時,需要選取梅少卿的二女兒梅衛勝教授撰寫的《真摯的父愛 深情的回憶》中的資料,并征得她的意見和許可。一翻聯系手冊,上面標注赫然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教授,我不禁心中惴惴,這是高中時代我們多少人的夢想呵,手中遲遲不敢貿然撥號碼。于是又到知網上去搜了一下梅教授的論文,妄圖揣測出她是不是易于接觸。因為我相信文如其人這句話。翻開一看,除了《情系故鄉山和水 牢記人民恩與愛》和《真摯的父愛 深情的回憶——深切緬懷爸爸梅少卿》,都是關于直升機的學術論文。論文專業性極強,只看得出嚴謹有致。終了,只能先后兩次打電話給梅教授了,還記得梅教授語氣很輕松,“你改得很好,只是要把‘空氣動力學專業’改稱‘直升機設計專業’就可以啦。”話語越是溫暖卻越是讓人不敢妄動筆墨。

    《情系故鄉山和水 牢記人民恩與愛》和《真摯的父愛 深情的回憶——深切緬懷爸爸梅少卿》雖有情感流露但也偏向于中規中矩,讀來總覺得言猶未盡,讓人不能酣暢淋漓。

    可是機緣總是在不經意處相遇,在去年整理文物的時候,偶然發現了陳星女士主編的《老紅軍梅少卿》,我自是如獲至寶,一口氣讀完,才真正算是對老紅軍梅少卿有些粗顯的了解。

    一、咱本來就是老百姓

    1960年3月,因為罹患冠心病、腦動脈硬化等多種疾病,加上二等甲級殘廢,組織上決定讓梅少卿在廣州離職休養。按道理說,一生的戎馬歲月,到現在也該好好歇歇了,將養將養身體,享受一下天倫之樂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老首長卻變得更忙了。適值“三年經濟困難時期”,他響應黨中央“以菜代糧”的號召,自購農具帶領孩子們把住地四周更多的荒地清理出來,種上了番茄、辣椒、牛皮菜、椰菜、南瓜、絲瓜等20多種瓜果蔬菜,先后給機關食堂上繳了6000余斤。而此時,他家里的糧食也不夠吃,經常用工廠加工食品后剩余下來的甘蔗渣、桔子渣充饑,導致全家都患上了水腫病,可是他硬是沒有張口向組織要過一兩糧食。

    其實,梅少卿是完全可以憑借殘廢軍人優待證到市場優先買菜的。這倒不是梅少卿的特權,而是他負傷7次,長期的操勞使他罹患冠心病、心肌梗塞、腦動脈血管硬化、視網膜炎等多種疾病,是黨和人民對他的認可和照顧。可他一次都沒有用過。

    有一天,梅少卿到廣州市執信路附近的菜市場排隊買菜,排了許久,市場才運來一點菜,大家一擁而上,一下子把他擠了出來。下午,梅少卿又來到東山市場買菜。隊伍很長,有幾位群眾見他年老體弱,就謙讓他站到隊伍的前面去,可是他寧可自己買不到菜,也不要照顧。于是梅少卿又來到了第三個菜市場,才買到了菜。有時候他跑了幾個菜市場都沒有買上菜,空手而歸,也不愿意使用“優待證”,總是和家里人說:“咱本來就是老百姓嘛,跟老百姓一樣有什么不好!”

    梅少卿終其一生,始終和人民群眾在一起同甘共苦,沒有絲毫的特權享受。

    二、醉心于教育,嘔心瀝血

    自1983年1月起,梅少卿的病情嚴重惡化。部隊黨委多次派人到病床前慰問,詢問他有什么要求。梅少卿再三說:“我對組織很感激,我沒有什么要求。”一天,梅少卿把老伴陳星喊到床前說:“今年我們家還要買國庫券。你把我兩個月結余的生活費保存好,我有用處。”老伴和兒女們明白,他又在惦記紅領巾們了,他要把這筆錢用在紅領巾身上了。

    1983年1月17日中午,老紅軍梅少卿已到了彌留之際。此時他的下半身已經冰涼,嘴巴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說:“我還要和疾病斗……,我還要看看共產主義……,我還有教育后代的責任啊!” 1983年1月18日清晨,梅少卿與世長辭了。他沒有為家人和子女留下一分錢,沒有向組織上提一個要求。在清點遺物時,大家發現錢包里只有14元3角,還有就是大疊的少先隊員的來信和近一尺厚的回憶錄手稿。

    遵照梅少卿遺愿,家人除了購買150元國庫券外,把他最后結余的160元錢分成4份,連同四封情深義長的信分別交給了育鷹小學、東川路第一小學、向陽四路弟三小學以及東風五路小學的少先隊員們。

    從上個世紀60年代初,梅少卿離休開始,他就把心血花在青少年的教育上,他說:“今天,教育青少年的陣地,就是我的戰場”。他先后擔任了育鷹小學、東川路第一小學、東風東路小學、越秀區向陽路第三小學等學校的校外輔導員工作。

    1965年的一天,廣州沙河建工學校的門口打掃得干干凈凈,校舍布置得整整齊齊,幾個身著整潔、佩戴袖章的值日學生在校門口左顧右盼,似乎在迎接重要領導或客人蒞臨。

    不一會兒,一位身著舊軍裝而精神矍鑠的老人行色匆匆地來到校名口,微笑著問道:“你們是建工學校嗎,你們的禮堂怎么走?”“您是誰,來干什么的?”值日的同學很詫異。“我是來給你們學校講革命傳統的呀!”“梅伯伯!梅伯伯!”其中一個學生撓撓后腦勺,很不好意思地說,“我們是來迎接您的,但心想您是個老紅軍,是大官、首長,一定會開著小轎車帶著警衛員,沒想到您就這么走著來了……”“呵呵”梅少卿笑了起來,“我的腿走遍了半個中國,在廣州還不能走幾站路來嗎?”

    梅少卿作完報告回家后,把情況講給家里人聽時說:“同學們聽說是一個大官來作報告,就想到是坐四個輪子的小轎車,帶著警衛員來的。如果是那樣,還怎么好作革命傳統報告呢?我邁開雙腿走去,本身就是革命傳統嘛!”

    梅少卿同志時刻保持著黨的艱苦奮斗的作風。他到外單位作報告,總是先聲明,一不要接送,二不要吃請。一次,他應邀到廣州市郊一所建筑工程學校,校領導和工作人員在門口等候多時,也沒有看見他。到會場才發現他,早已坐在主席臺上了。原來,他又是早早地步行到會場的。親戚朋友們埋怨他:“你是領導干部,身體又不好,怎么不乘小車呢?”“我是來講黨的艱苦奮斗革命傳統的,現在我還走得動,怎么能坐小車來呢!”

    梅少卿自己克勤克儉,可是卻從不看重金錢,他所注重的是黨的事業,是下一代的健康成長和人民群眾的疾苦。早在建國初期,他就用殘廢補助金和微薄的津貼,捐獻400元購買飛機大炮,支援抗美援朝。邢臺地震后,他主動給災區人民捐上500元。文革期間,干休所經費困難,他主動拿出400元作為所里的辦公經費。1978年和1980年廣東一些地區發生水災,他先后捐資200多元,還有糧票、衣物等。至于為培養教育下一代,他更是全力以赴,傾囊相授,據不完全統計,1979年至1983年,他先后給四所小學捐助教育經費近千元。他用自己的行動譜寫了一個老共產黨員的奉獻之歌。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魏岳江、丁莉莎:70年:我國新聞事業發展一路風雨一路歌
·下一篇:無
·胡遵遠:廢寢忘食搞工作 傾心竭力干革命——金寨藉老紅軍梅少卿的家風故事
·特稿:廢寢忘食搞工作 傾心竭力干革命——金寨藉老紅軍梅少卿的家風故事
·張仁袞:大別山的好兒子 人民心中的好“保爾”——記金寨籍老紅軍梅少卿同志(圖)
·特稿:大別山的好兒子 人民心中的好“保爾”——記金寨籍老紅軍梅少卿同志(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任少松:梅香
特稿:梅香
“紅色精神走進新時代”圖片展啟動儀式隆重舉行(組
粽葉飄香 共學共建(組圖)
局領導“粽”情滿滿,端午節前溫暖困難戶(組圖)
端午,山東紅嫂家鄉旅游區打出三張牌(組圖)
魏岳江、丁莉莎:70年:我國新聞事業發展一路風雨一
特稿:70年:我國新聞事業發展一路風雨一路歌
魏岳江、丁莉莎:70年:我國媒體從報刊到媒體融合發
特稿:70年:我國媒體從報刊到媒體融合發展回眸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预测莱加内斯对皇马 老北京pk赛车是不是官网 3d胆拖投注表及中奖 江苏快3计划软件 三地独胆 u科娱乐 通比牛牛手机版 pk10官网开奖8197771 重庆市彩开奖号码记录 时时彩免费软件 双色球复式最佳投注技巧 99会所 新浪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