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莱加内斯对皇马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頭條>>正文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2016-08-11 18:30:03
作者:東海、田野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譚淮遠(右) 、劉功宜在一起。

譚震林長子譚淮遠遺體告別儀式現場。(中紅網布鐵威攝)

譚淮遠親屬。(中紅圖庫)

韓治中之女韓明(左),鄧子恢之子鄧淮生(中)、之女鄧小蓮在譚震林長子譚淮遠遺體告別儀式現場。(中紅網布鐵威攝)

水利部辦公廳(左)、人事司送來了花圈。(中紅網布鐵威攝)

中直育英小學12班同窗(左)、北工62級、63級同學送來了花圈。(中紅網布鐵威攝)

前來參加譚淮遠遺體告別儀式的中直育英同學會成員合影。自左至右:譚淮遠之子譚慶慶及其妻子、韓明、鄧小蓮、田野、王東哈、譚淮遠侄子。(中紅網布鐵威攝)

前來參加譚淮遠遺體告別儀式的中直育英同學會成員合影。后排左起:王東哈、馬秋楓、盧小才、田野、鄧準生、王蘭泉、沙志明(現名章邵萍)及丈夫,前排左起韓明、鄧小蓮、丑松亮、賀洪林夫婦。(中紅網布鐵威攝)

    中紅網北京2016年8月11日電(東海、田野)中直育英小學第4屆畢業生、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同學因病2016年8月4日12:46在北京復興醫院逝世,享年74歲。

    譚淮遠遺體告別于8月6日上午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蘭廳舉行。參加的有水電部老干局的同志。譚淮遠生前好友,老革命后代,中直育英同學會的代表和育英小學的發小。

    北理工五系63級同學的博克有關回憶譚淮遠文摘

    (此篇文章摘自譚淮遠大學的同學博克,文中的觀點僅供參考。)

    六八屆一共留下五個人,我一個,還有一個就是看見我博客找來的同班同學,中農出身。學校軍樂隊首席小號手。因為開會的時候隨手在報紙上亂寫字,被階級覺悟高的學生發現,對著光一看兩面的字合在一起就是反動標語。第三個是譚震林的兒子譚淮遠,老紅衛兵司令。他老爹在臺上時,他是“老子英雄兒好漢”。他爸爸被打倒了,他就成了“老子反動兒混蛋”。再加上此人什么都不吝,不把軍宣隊放眼里,怪話多,也給關了進來。第四個是個軍隊子弟,叫z,文革初期也是紅衛兵,破四舊神氣的很。他知道很多內部消息,散布不少反對林彪言論,被打成反革命。他是我們之中唯一在全系批斗會上被押上臺的。最后一個叫w,出身于北京工人家庭的紅衛兵,運動初期本校的紅衛兵在北京抄家出了名,被中央文革派到上海抄家。他抄出資本家的金元寶后見財起意,裝在褲兜里。沒想到褲子太破,兜里有個洞,元寶掉出來了,給中央文革丟了臉,也被勞改。他自持出身好,是經濟問題,總要表現的比我們這些政治犯優越。

    六八屆都離校后,我們五個就集中在一間寢室里,每天起來面對毛主席像認罪,早請示,晚匯報(就是對著毛主席像,手捧紅寶書,念毛主席語錄)。白天掏糞種菜,晚上不許出門,離校要請假。

    我和譚淮遠雖然同系同屆,卻不同班,他原來比我高一級,因病休學一年。以前從來沒什么來往。第一次在公共場合看見他是8月18號晚上,他帶領本校的紅衛兵上天安門城樓與毛主席見面后,回校代表紅衛兵向全校師生匯報的歡迎會上。當天我也在天安門前擔任標兵,就是用人把廣場分成十條通道,每十米站一個人,群眾游行隊伍分成十列縱隊,從這些通道穿過,防止有人越過標兵線涌向天安門,造成擁堵混亂。從建國以后,標兵一直由我校師生擔任,北京市民學生年年游行,訓練有素,標兵線只不過是個路標,從來沒發生過游行隊伍越線的事。然而外地紅衛兵接受毛主席檢閱時就全亂了套。毛主席一露面,廣場上所有的人一起涌向金水橋,走過去的往回返,沒進來的往前擠,天安門前擠成一鍋粥,哭爹喊娘的聲音高過毛主席萬歲的口號,檢閱后光鞋就運走好幾卡車。所以后來就改成學生沿長安街坐馬路上,毛主席坐京吉普檢閱。

    毛主席檢閱游行時,有時候會離開城樓,或者休息,或者會見一些人。觀禮臺上的紅衛兵看不見毛主席,就會揮動語錄高呼:“劉主席,我們想見毛主席”。可是晚上譚淮遠帶隊匯報時,只說“我們想見毛主席”。加上新聞報道中,劉少奇排名從第二降到第八,我都感覺中央可能有什么變動了。當游行隊伍走過我面前,碰巧毛主席不在主席臺,有些人就會問,毛主席在哪。我回答了一句:“毛主席下臺休息了”。碰巧被10米外的另一個同學聽見,就又成了我一條“惡毒攻擊”罪狀:“要毛主席下臺”(別笑,這事在外地可能就是死罪)。

    從那以后,我和譚淮遠在一間宿舍住,接觸機會多了,對這個階層的人有了更多的了解。那時候,八級部長級以上才算真正的高干,有專車(一般是吉姆牌)不像現在,當個縣長就覺得自己是土皇上。那時候的高干子弟大多學軍工,集中在我們學校和哈軍工,以研制新武器,保衛國家安全為己任。不像現在的官二代,整天就想發財,玩女人。我們學校的校友早期的有李鵬,我入校那年曾慶紅剛畢業,葉選平還在校。譚淮遠在高干子弟中并不特別顯眼,省部級干部的孩子連名字都排不上。

    譚淮遠最大的特點是為人隨和,不擺架子,和誰都是嘻嘻哈哈的。他見識廣,侃起來云山霧罩。而且出言幽默,毫無忌諱。我記得他曾經說過:“把我父親看的文件給我看,副總理我也能當,而且比他干的更好”。他身體不好,但干活總挑最臟最累的。掏糞時,他把糞桶從糞坑里提上來倒入糞車,糞汁濺在身上也不躲,如果糞桶里有磚頭什么的,他伸手就拿出來。拉糞車他總是架轅,我在一邊拉。如果挖開一個新化糞池,他會興奮見人就大聲嚷嚷,好像發現了一個金礦。不過那年頭勞動光榮,沒人覺得有什么奇怪。

    高校的“斗,批,改”,就是斗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批資產階級教育路線,改造知識分子。因為知識分子排在地富,反,壞,右,叛徒,特務,走資派后面,行第九,簡稱臭老九。不過當毛主席重復了樣板戲坐山雕的一句臺詞:“老九不能走”,知識分子的日子就好過點了。為了改造臭老九,工宣隊的一個頭頭整天給大學師生做報告,又臭又拽。每逢開會,譚淮遠帶個小馬扎一坐,就開始織毛衣。這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學來的本事,毛衣織的相當有水平,還有一套一套的經驗介紹,那些女職工紛紛來討教。一個大男人,留著胡子,歪戴帽子,叼根煙卷,專心致致在在那里織毛衣,誰還聽報告啊,全場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工宣隊頭頭干生氣沒轍。全場的女人都在織,總不能只管他一個吧,可是女人織毛衣誰在乎啊。譚淮遠織毛衣,是那個時代我們最開心的啞劇小品。

    從譚淮遠抽煙,就可以看出他的經濟狀況。剛住在一起的時候,他抽牡丹,5毛一包,但他說原來只抽中華,6毛一包。后來改群英,4毛7,然后是大前門,3毛6,,飛馬,3毛。最后是沒牌子的白皮煙,9分一包。最慘的時候是把平時留下的煙頭剝開,用煙斗抽里面的煙絲。然而他很坦然,經常帶一盒煙頭去開會,當大家面剝出煙絲抽煙斗,我猜他是故意的。我試著用他煙頭里的煙絲卷煙抽,難抽極了,可從來沒聽他說白皮煙不好抽。從聊天里感覺到,他以前的生活水平高到連我都沒見過。可是落魄后,無論吃,穿,抽煙,他是有什么算什么,從來不抱怨。他也從來沒炫耀父親的權力地位和高干的待遇,到是說些從父親那里聽來的戰爭年代的笑話。他說日本兵被俘虜后,說共產黨“大大地好(優待俘虜)”,但是說“八路大大地壞,拼刺刀鐵炮地給(開槍)”。說完他自己也哈哈大笑。

    他從不炫耀自己家的生活水平,但是經常談一些烹飪技巧和方法。那年頭,能吃飽肚子就不錯了,也只有他有研究廚藝的條件,他父親有特供,家里有廚師。他不僅會欣賞美食,也跟廚師學習烹飪。估計現在家里有廚師的高官子女,只會挑剔口味,沒有人會下廚當學徒。譚淮遠不光會動手烹飪,做得一手好菜,還有理論。他有句話我記得非常清楚,他說做魚一定要放酒和醋。酒是乙醇,醋是乙酸,一起加熱發生化學反應,生成乙酸乙脂,是一種芳香醇,所以特別香。那年頭油水不夠,靠買肥肉板油煉豬油炒菜。譚淮遠說,煉肥肉不能用油煉,要用水煉,用少量水煮板油和肥肉,水干了,油也出來了,還不糊鍋。這個訣竅我從來沒聽說過,但讓我受用幾十年。

    雖然我和譚淮遠在一間宿舍住了8,9個月,交往并不多,但他幫過我一個大忙。我在新疆串聯時認識一個中央音樂學院附中畢業,新疆軍區文工團的鋼琴演員,我從新疆回來后一直和她保持聯系。我被打成反革命后,給她寫了一封信,說明自己的處境,我說,你是軍人,和我這樣的人來往會給你政治上添麻煩,以后別給我來信了。沒想到她給我回了信,說她相信我是清白的,是值得信任的,她愿意繼續和我保持聯系。她這封信,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我帶來的關懷的溫暖,和堅持下去的勇氣,讓我終身難忘。1969年初,她回北京探親時給我來信,希望我去她家做客。

    可是,對我來說,進城看她談何容易,來回車票4毛,而我一天的飯錢才5毛,我又沒有自行車,真是心有余而錢不夠啊。我知道譚淮遠有輛車,可我平時和他沒什么來往,那個年代自行車是貴重財產,一開口就找人幫這么大的忙,有點不好意思開口。我硬著頭皮找他借車,他一聽原因,二話沒說就讓我把車騎走。回來后,他還跟我調侃。我說她哥哥給我一根大前門煙抽,譚淮遠賴兮兮地說:“那是讓你走前門,別走后門”。后來我發配東北當了苦力,她復員回北京在什剎海少體校給自由體操伴奏,我自慚形穢,再也沒有勇氣去找她。

    我們的勞改一直到1969年9月底,其他的難友都分配了,就剩我和譚淮遠。最后有兩個單位愿意接收我們,一個是水電部一局,就是在山溝里修水電站。另一個是首鋼遷安鐵礦,當礦工,都是苦力。但是遷安離北京近,怕我們威脅首都安全。我和譚淮遠被一起發配到遼寧桓仁回龍山修渾江水電站。那里是水電工人有句俏皮話:“過了回龍山,母豬賽貂禪”。其荒涼可見一斑。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中靈山建設毛主席紀念館(組圖)
·下一篇:特稿: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八師周恩來總理紀念碑(組圖)
·中直育英小學第4屆畢業生、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組圖)
·東海、田野: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組圖)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組圖)
·譚淮遠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文化廳排查整改工作小組到我館檢查(組圖)
邢臺縣抗大陳列館:中共邢臺縣委組織部聯合抗大陳列
特稿:中共邢臺縣委組織部聯合抗大陳列館開展迎“七
樂登高: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認真謀劃革命博物館“
特稿: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認真謀劃革命博物館“七
游記:菲律賓之旅(組圖)
冷金蘭:安理工志愿者啟動暑期“紅色之旅”,踐行“
特稿:安理工志愿者啟動暑期“紅色之旅”,踐行“兩
徐大成:中醫無癌,天下無癌——徐大成和他的攻克癌
徐大成:肝癌晚期痊愈“奇”記!——徐大成和他的攻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舉行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海棠依舊香如故,一代偉人周恩來——電視劇
特稿:走進長春空軍航空大學——“啊,搖籃”團紀
特稿:紅四方面軍第四軍子弟聯誼會在海軍四招舉辦
特稿:紅色工程·感恩行動暨紀念朱德總司令誕辰13
特稿: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我的紅軍母親蒲文
特稿:革命后代舉行2016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紀念蕭華同志誕辰100周年座談會在北京人民大
特稿:紀念龍飛虎將軍誕辰百周年座談會召開(組圖
特稿:紀念開國元勛高崗同志誕辰110周年座談會在京
特稿:社會各界送別百歲老人汪東興(組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预测莱加内斯对皇马 房屋租住区什么店最赚钱 即时比分90 赚钱的发文章软件好 大神棋牌娱乐 惠州桑拿 意大利大使馆中文官网 现在卖什么东西能赚钱 宝德棋牌斗地主 天津时时官网直播 山西11选5后2 m5彩票平台官网 淘宝公司通过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