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莱加内斯对皇马
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頭條>>正文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2017-03-04 14:03:46
作者:韓紀民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據寧都起義時任黃中岳團副團長的蘇進(1932年1月任15軍第44師師長,建國后曾任解放軍炮兵副司令員)回憶:國家政治保衛局控訴書等幾個文件多處提到搜獲季振同、黃中岳等人與白區一些人的大量來往信件,并說這是反革命勾結的證據。但當時法庭上根本沒有提到這么多信件,所提到的唯一反革命物證,就是季振同在長汀寫給他愛人劉玉芝的一封信,季此信以他的號“異(異)之”拆寫成“田共之”三字署名。政治保衛局說“田共之”就是反革命偽造的假名,但信卻沒有在法庭上宣讀,更談不上信中有什么具體的反革命內容。

    季振同、黃中岳對國家政治保衛局的指控堅決不予承認。只有高達夫情況特殊,在瑞金抓他的時候,他指揮武裝開槍拒捕。結果,只有他一人“將部分的反動關系招供出來”,供認:“1932年3月間,乘紅軍于贛州撤圍之際,即在九堡‘組織拖槍會議’,計劃將5軍團拉到廣東,變為白軍。”于是,“九堡拖槍會議”就成為季、黃等人“反革命”的關鍵事實。蘇進回憶了此期間這幾個人的行蹤后確認:1932年2月15日至5月初,控訴書所控訴的季、黃等8人均未去過九堡,怎么可能在九堡開什么秘密會議呢?高達夫的招供是否遭受“逼供”?不得而知。但“逼供”的情況不能排除。

    另據董振堂寫的《寧都起義經過》報告:原26路軍地下黨組織負責人王超于1931年10月底在南昌被捕,供出同志五六名。就是這個叛徒供出季、黃“為勞動社會黨負責人,在5軍團進行勞動社會黨反革命策略——暫投紅軍,等待時機作反革命企圖。”他的口供毫無具體內容,而且事后至今,此人不知所蹤,十分蹊蹺。實際上,王超是敵人實施離間計的一枚棋子,國家政治保衛局顯然中了敵人的離間計。判決書還稱“黃中岳是勞動社會黨黨員”,但據蘇進回憶:“我在馮玉祥部多年,據我所知,馮玉祥在1931年前根本沒有組織什么勞動社會黨,黃中岳從來沒有加入過國民黨……起義之前,季、黃都是無黨派人士。”還有一件事,1932年4月,國民黨軍第49師師長張貞對外發布通報,說“趁紅軍進攻漳州時季、黃拖隊伍反水”。對于敵人公開散布的謠言,國家政治保衛局和其上級領導居然作為辦案“證據”,讓人不可思議。

    最后,蘇區臨時最高法庭法庭判決:

    季振同、黃中岳、肖世俊、張少宜、朱冠甫、高達夫、李聘卿、劉佐華八名執行槍決,并沒收他們的一切財產。蔡佩玉監禁五年。判決是最后的,無上訴權。送中央執行委員會批準執行。

    隨后,按照法律程序,以毛澤東為主席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審議臨時最高法庭關于季黃反革命案件判決書,并作出決議案,摘要如下:

    根據黃、季等的反革命事實,應處以死刑,但季、黃等均是參加寧都暴動者,對革命不無相當功績,因此中央執行委員會認為季、黃二人雖是此案主謀者,應減刑免死,朱冠甫、高達夫、張少宜等三人曾參加寧都兵暴,并且不是此案的主謀者,可改為監禁,故對該案特作以下決議:(一)季振同由死刑改為監禁十年。(二)黃中岳由死刑改為監禁十年。(三)朱冠甫由死刑改為監禁八年。(四)張少宜由死刑改為監禁八年。(五)高達夫由死刑改為監禁八年。 其余劉佐華、李聘卿、肖世俊、蔡佩玉等,仍照原判執行。

    當時,毛澤東已被排擠出黨和軍隊的領導核心,但他盡其可能,刀下留人,通過決議案改變了臨時最高法庭對季、黃等5人“是最后的,無上訴權”的死刑判決。顯然,改判不僅考慮到季、黃等領導寧都起義的歷史功績,而且也為今后搞清事實真相,為季、黃等人平反埋下伏筆。

    平反昭雪

    如同九曲黃河蜿蜒曲折奔向大海一樣,中國革命的道路決非鮮花盛開,坦途一片,而是山重水復,荊棘叢生,革命者只能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艱難前行,充滿悲壯乃至悲劇色彩。1934年10月上旬,中央紅軍長征前夕,在一片凄風苦雨聲中,季振同、黃中岳等人被國家政治保衛局在瑞金縣葉坪(一說在瑞金石角下與于都上灣臨界的梅子山)秘密處決。季振同年僅33歲,黃中岳30歲。

    據姬鵬飛、黃鎮、王幼平、李達、孫毅、蘇進、徐國珍等紅5軍團老同志回憶,當時的中央蘇區受王明“左”傾錯誤影響,肅反擴大化嚴重,寧“左”勿右,殘酷斗爭,輕信敵人的挑撥和謠言,輕率地將季、黃等同志錯捕、錯殺,這是王明“左”傾肅反政策、干部政策中與宗派主義糾纏在一起而形成的大歷史冤案。

    面對中央蘇區“左”的錯誤,毛澤東對在革命隊伍內亂抓人、亂殺人十分反感,但又難以阻止。據參加寧都起義的王秉璋(季振同的警衛班長,開國中將,曾任空軍副司令員)回憶:“將季振同和黃中岳關押審查,毛澤東對此很不滿,為季振同說話,但他本人也是‘左’傾路線打擊對象,他的話當然不起作用。”據肖勁光回憶:“延安時曾聽毛主席講過,把季、黃殺掉是不應該的。建國后,毛主席在中南海懷仁堂后廳的一次高干會議上又講:季、黃在寧都起義中是有功的,沒有他們,全部起義的勝利是不可能的,把他們處決是錯誤的。”(《肖勁光回憶錄》,第116頁)在1962年1月30日擴大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毛主席說過,季振同是不應該殺的。有材料披露,1936年周恩來也說過:“離開江西之前,殺了一些不應該殺的人,當時我們都有責任,現在大家對亂殺人的事很痛恨,這是我們黨一個最為慘痛的教訓。”

    1978年,全國范圍開始大規模平反冤假錯案、落實干部政策的工作。1979年6月,姬鵬飛、黃鎮、李達、王幼平、蘇進等12位寧都起義參與者上書中央,要求為季、黃平反。6月22日,葉劍英副主席批示:“……我聽過毛主席說過(似在延安)殺季振同、黃中岳是殺錯了的。現在我覺得這一冤案應該昭雪。”華國鋒主席批示:“同意葉帥批示”。鄧副主席圈閱,并在人大常委和政協召集人會上講過此事。又據蘇進提供的原件,1981年1月8日,鄧穎超親自寫信給蘇進并轉中央組織部,指出:“我是在一九三二年五月一日由白區到達長汀的。到后不久見到了季振同同志。他給我的印象是:胸懷很開朗、很樂觀,正在等候出國赴蘇學習。不久即聽說因反革命罪被捕……根據參加寧都起義的同志所做歷史唯物主義的分析,望抓緊時間復核,做出合理的結論。”

    遵照中央領導的批示,中央組織部決定對季、黃一案復審,組織人力先后走訪70多位老同志,查閱了檔案材料,進行長時間、縝密的調查研究,最后作出結論意見,對季、黃等人予以平反,恢復名譽,恢復季的黨籍。1981年12月,在紀念寧都起義50周年時,中央決定以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發表肖勁光等老同志文章的形式,對季振同、黃中岳的革命功績進行公正評價,予以平反。

    “左”的錯誤終于得到徹底糾正,含冤半個世紀的季振同、黃中岳終于可以瞑目九泉了。這也驗證了毛澤東的一句名言:“共產黨內一時受冤屈的事還是有的,不過在正確路線領導下終究會平反糾正的。”

     (作者系《總后勤部后勤雜志社》原主編,軍隊退休干部)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中紅網主辦第十二場毛主席身邊工作人員系列座談會王明富演講(組圖)
·下一篇:特稿:周恩來侄兒周爾鎏《我的七爸周恩來》讀者見面會在周恩來紀念館舉行(組圖)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韓紀民: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文化廳排查整改工作小組到我館檢查(組圖)
邢臺縣抗大陳列館:中共邢臺縣委組織部聯合抗大陳列
特稿:中共邢臺縣委組織部聯合抗大陳列館開展迎“七
樂登高: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認真謀劃革命博物館“
特稿:金寨縣黨史縣志檔案局認真謀劃革命博物館“七
游記:菲律賓之旅(組圖)
冷金蘭:安理工志愿者啟動暑期“紅色之旅”,踐行“
特稿:安理工志愿者啟動暑期“紅色之旅”,踐行“兩
徐大成:中醫無癌,天下無癌——徐大成和他的攻克癌
徐大成:肝癌晚期痊愈“奇”記!——徐大成和他的攻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李訥攜家人來毛主席紀念堂深情懷念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特稿:紅六軍團、三五九旅后代聯誼會紀實(組圖)
特稿:韓雙增將軍送別儀式在八寶山舉行(組圖)
特稿:陸定一同志的骨灰遷入“八寶山革命公墓”的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費統計
预测莱加内斯对皇马 11选5任五追号方案 娱乐之天王系统 百亿游戏注册 北京pk10赛车官网下载 有财神捕鱼的棋牌 平特包你中 万和娱乐app 百人龙虎官网 即时比分手机 六肖彩霸王 白沙娱乐场app 欢乐推筒子二八杠下载